灵动性品牌的中国演绎

耀年经常在说,“为变化的世界,创造灵动的品牌”。灵动,是富有变化且包容性强,这是很多中国品牌尚未重视的品牌特征。

我们为什么要塑造具有灵动性的中国品牌?因为世界是变化的,需要品牌在一定范围内做出适应性调整。

  • 社会在变
    在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过程中,社会对于品牌的期待在发生变化。在扎实可信的“硬实力”之外,也需要通过品牌建设来表达自己的创新精神,让品牌实力可感知。
  • 市场在变
    面对全球化的市场,中国品牌的合作对象和竞争品牌都更加多变,我们也需要利用品牌的升级,提升自身竞争力;
    越发细分的消费市场里, “中庸之道”的做法也许并不会吸引更多人,反而会失去目标市场的关注,敢于表达自身独特个性的品牌才是市场所需要的。
  • 用户在变
    崛起中的年轻消费者,对品牌主张有与“老一辈”不同的要求。是否零残忍实验( Cruelty free)、是否恪守生产道德、是否环保可持续 … … 对于品牌背后意义更加敏感的他们,想要看到品牌的“人性”;
    大众的消费升级,引起了对于品牌交互的关注。更高更丰富的需求,要求品牌提供去暗访的一体化品牌体验,对于追求生活品味的他们,品牌要提供产品之外的情感价值。

在中国,品牌意识已经兴起,越来越多的企业意识到了品牌的重要性。在品牌塑造的过程中,切忌故步自封,要认清自身的独特价值,并以此为核心,做灵动性的品牌,才能持续的收获商业的成功。


街头 潮流 滑板鞋 棒球帽 房顶 VANs

年轻化品牌需要真诚且独特

千禧一代正在成为消费主力军,年轻化的品牌也因此兴起。然而并不是“年轻” 就能成功,年轻化品牌需要的是与消费者之间真诚与独特的沟通方式。

真诚的前提是真实。生活在网络时代的年轻人,善于搜索资料、挖掘真相。夸大的宣传,并不能让消费者相信,甚至会产生厌恶拒绝的反作用。从品牌基因出发,将真实放大形成真诚,才能吸引消费者。

真诚是一种态度,突出年轻人注重的“以人为本”的社会责任。千禧一代对于道德显现出前所未有的敏感:没有破坏环境的生产废物,没有在动物身上做的残忍实验,没有对第三世界童工的压榨 … … 才是他们愿意买单的品牌。在这种情况下,真诚的品牌态度,也是一种符合“政治正确”的年轻化沟通。

品牌独特性,是品牌脱颖而出的关键。与市场上产品饱和所对应的,是对独特品牌需求的增加。曾经品牌走大众路线,越多人关注越好;现在的品牌需要独特,针对性吸引目标用户,一个“死忠粉”比是个“路人粉”更有价值。品牌也无需过分担心销量问题,随着目标消费者购买力的增强,以及品牌知名度上升带动的其他群体购买尝试,用长远来看小定位也实在不断扩张的。

我们并不是鼓吹一味地迎合年轻人,只有从品牌自身出发的真诚和独特,才能形成持续的品牌价值。但品牌也需要把握市场走向,随着千禧一代的成长,社会的主流审美与价值观也必定会年轻化,越早意识到这一趋势的品牌,就能越早地赢得未来。


为什么创意是Unison?

Unison即协同共生。

仔细研究,就会发现世间万物皆为协同。以常见的汽车举例:内核发动机与外观设计相辅相成,组成一辆吸引人的好车;各零件的正常工作和零件间的相互配合,是安全前行的基础;驱车在畅通无阻的路上,是发挥性能的最好环境;当所有的这一切协同,才是极致的驾驶体验。如果用协同的方式看世界,甚至中国传统中天圆地方的理念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形式的Unison。

在耀年的工作中, unison是不同业务间的协作,是耀年与客户的合作,更是品牌与世界的沟通。

  • 1+1=1
    耀年的团队成员拥有不同的背景,高度一致的价值观使我们成为整体。在同一个项目中充分协调各方面的专业优势,激发灵感,融合创新,得到最佳的结果。
  • 1+1>2
    通过与品牌的密切合作,为品牌找到独特价值,并将其运用到商业中,帮助品牌成功找到适合的市场。
  • 1+1=∞
    我们不仅帮助制造品牌。未来,我们希望一切都是协同的。从每一个品牌开始,让身边的世界变得更加和谐与美好。

创意转化为价值的过程,就是一个各方协同的过程。耀年通过协同创意,帮助客户获得商业成功。


教室 梯形教室 上课 考试 模型 矢量图

中国教育行业的品牌诉求

教育,是每一个已育家庭都要面临的问题,中国家长很注重教育,根据《2017中国家庭教育消费白皮书》,教育支出占家庭支出的20%,更有超60%家长计划送孩子出国,以及30%家长愿意支付超出消费能力的学费。

庞大的教育市场,却缺少出众的教育品牌。如何通过建立品牌来展示自己的办学特色,这不仅是教育机构的诉求,也是高校们需要改变升级的现状。

大学同样需要品牌。曾经大学是高高在上的形象,随着全民受教育度的提高,大学早已不在神秘。每年站在“被选择”位置上的高校们,需要全新的沟通方式,突出自己的独特性,以便吸引最符合学校的办学精神与人才需求的新生。

对于大学自身而言,大学也需要“人设”。当我们提起中国大学,自然会想到清华北大;提起英国,就会想起牛津剑桥,这就是一种学校人设。不仅只有高知名度的历史名校才能这样做,拿成立仅10年的同济大学设计与创意学院为例,在成功登上QS大学榜“艺术与设计”学科的全球14位、亚洲第一后,成为八大美院之外的又一设计代表,“设计新势力”就这样成为与学校主张和地位都相符的成功人设。每个学校都有引以为傲的办学特点,但将其成功打响的还是少数,这也意味着留给各高校的机会依旧很多。

在对外宣传上,如果把大学比喻成商品,其目标用户群已经发生变化——开明的家长和目标明确的考生,使得学生自己有了更多的决定权。所以招生宣传上,要考虑如何吸引年轻人。从前几年网络爆红的高校通知书,到今年引起转发热潮的土味招生海报,都是直接将考生作为“消费者”的宣传方式。在这之中,14所高校与BILIBILI合作的直播招生活动,结合直播与二次元的兴趣点,让考生更加直观地了解一个立体的学校,参与感十足的互动拉近了距离也提升了好感,是一次成功的“联名广告”。

 

自身价值+传播策划,这就是品牌设计的过程。对于中国高校来说,将教育品牌化、独特化,不失为一种创新的方式。


I was recently quoted as saying, I don't care if Instagram has more users than Twitter. If you read the article you’ll note there’s a big “if” before my not giving of said thing.
Of course, I am trivializing what Instagram is to many people. It’s a beautifully executed app that enables the creation and enjoyment of art, as well as human connection, which is often a good thing. But my rant had very little to do with it (or with Twitter). My rant was the result of increasing frustration with the one-dimensionality that those who report on, invest in, and build consumer Internet services talk about success.

Numbers are important. Number of users is important. So are lots of other things. Different services create value in different ways. Trust your gut as much (or more) than the numbers. Figure out what matters and build something good.